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新闻 > 全通教育从“股王”宝座跌落
 

全通教育从“股王”宝座跌落

【论文时间: 2017-08-21 16:08
 全通教育8月18日公告称,广东证监局8月17日向其实控人陈炽昌、林小雅下发处罚决定,因减持时隐瞒股份代持,违反相关法律法规,决定责令二人改正,并给予警告、罚款60万元的处罚。此前的7月21日,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,陈炽昌、林小雅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 
  看似隐秘的减持式代持,并未能让陈炽昌夫妻获利。2017年2月,陈炽昌向自己控制的账户转让1100万股,成交价1.8亿元。第一财经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这些股票可能有735万股已在今年一季度脱手,至今尚有至少365万股没有卖出。已卖出部分成交价较转让时亏损近400万元,加上可能仍然持有的,累计亏损估计或超过2100万元。
 
  随着全通教育从“股王”宝座跌落,其实际控制人的股权质押也面临风险。公告显示,7月24日、7月25日、7月26日,陈昌炽累计将所持2480万股补充质押。目前,其直接持有的股份,已有80.04%处于质押状态。
 
  减持式代持事发
 
  全通教育公告显示,广东证监局此次做出处罚决定前,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,陈炽昌、林小雅已于7月21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而被监管调查、处罚的祸因,皆因陈炽昌、林小雅夫妻2017年2月减持时隐瞒股份代持。
 
  根据全通教育今年2月10日披露,陈炽昌、林小雅计划,在公告后三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,合计减持该公司3.79%的股份。此后,两人在2月16日、2月17日,通过大宗交易分别减持495万股、1100万股,占该公司总股本的0.79%、1.74%。
 
  陈炽昌、林小雅遭到处罚,问题正是出在陈炽昌的减持上。根据广东证监局调查,2月17日,陈炽昌以大宗交易的方式,向许某证券账户转让全通教育1110万股,比公开披露数据多出10万股。而接盘的许某账户,实际由陈炽昌、林小雅控制使用,资金亦由两人提供。
 
  广东证监局认为,该账户持有的1100万股全通教育股票,实际上是为陈炽昌、林小雅代持,陈炽昌向许某账户转让上述股份,不构成真实减持。向上市公司报送的陈炽昌减持1100万股与事实不符,导致全通教育信披存在虚假记载。
 
  “利用减持式代持,可以避免二级市场价格波动,帮大股东名义上先‘出货’,等风头过去后,可以卖个更好的价钱。”某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,这种方式也属于过桥减持的一种,但以往大多是大宗交易商接盘。股东自卖自买的情况也有,但是很少见。
 
  然而,2017年5月减持新规出台前,大宗交易是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的主要通道。不过,通过大宗交易商接盘的方式减持,对上市公司股东也有不利之处,虽然可以避免股价波动,但转让时股价要打折扣,而且转让后股价上涨的收益,也归大宗交易商所有。
 
  陈炽昌夫妻上述自卖自买的减持,价格上并无优势。根据全通教育2月20日披露,林小雅、陈炽昌的减持均价分别为16.64元、16.92元。而在这两个交易日,其最高价分别为18.42元、18.59元。相较于最高价,陈炽昌夫妻的减持价,分别折价1.78元、1.67元,折价率分别达到9.7%、9.1%左右。
 
  深圳某私募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,今年大宗交易一般都是九八折,全通教育上述转让价相对较低。但由于是“自卖自买”,较低的价格对应着更低的成本,不仅避免了股价波动,而且转让时也不用打折。如果卖出时股价高于转让价,还能获得更多超额收益。如此一来,转让折扣部分、股价上涨收益都归减持方所有,套现效果远超大宗交易商过桥的方式。
 
  “如果股票实际持有人没变,其实可以定义为虚假交易。名义上是减持,实际上是增持。”上述深圳私募人士说,从全通教育的情况来看,更像是增持的反向操作。通过这种手段,可以达到活跃交易,推动价格上涨,进而实现股价维稳,或拉高出货的目的。
 
  但上述私募人士认为,在减持新规出台前,大宗交易过桥减持、代持,本来是大股东减持的常见做法,监管对此也没有明确规定。全通教育大股东通过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,代持减持股份,虽然与常见做法不同,此类做法未来是否合规,仍需要讨论,并在监管上予以明确。“从监管处罚来看,主要是隐瞒了代持,也就是信披问题,而不是这种行为本身。”
 
  累计亏损或超2100万元
 
  在8月18日的公告中,陈炽昌夫妻利用控制“许某”账户接盘后,相关股份如何处理,目前是否仍然持有,全通教育并未进行说明。
 
  全通教育前十大股东名单中,始终没有出现与“许某”账户相关的身影。2017年一季报显示,截至今年3月底,全通教育的前十大股东、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,持股数量最少的分别为875万股、276万股,其中并未出现许姓相关的自然人股东。
 
  自2017年2月16日开始,全通教育频繁出现在深交所大宗交易名单中。截至3月31日,全通教育共有10次大宗交易。权益类协议大宗交易记录显示,林小雅、陈炽昌2月16日、17日卖出时,买方营业部为国信证券(13.790, 0.07, 0.51%)分公司,国元证券(13.330, 0.20, 1.52%)中山体育路营业部,成交金额为8236万元、1.86亿元。
 
  根据交易记录,此后的2月20日至3月28日,国元证券中山体育路营业部4次在全通教育交易中出现。2月20日该营业部分3次,全部以16.22元的价格,共计卖出110万股、165万股、400万股,成交额1784万元、2676万元、6488万元,而买方席位额同样来自该营业部。3月28日,该营业部再次卖出60万股,成交价为16.98元,成交额1018万元。
 
  这意味着,通过“许某”账户,大多数减持的股份已经脱手。按照上述数据测算,“许某”账户接盘后共计卖出735万股,成交额共计约1.2亿元,可能至少尚有265万股未能脱手。不过,该账户却未能在全通教育高点套现。
 
  全通教育的走势,与上述分析基本吻合。陈炽昌、林小雅减持后,全通教育股价基本没有下跌,而且出现较大涨幅。2月20日到2月23日4个交易日里,全通教育从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的18.02元,涨到最高的20.79元,最高累计上涨2.77元,最高涨幅超过15%。
 
  按实际成交价计算,上述代持式减持的1100万股,均价为16.41元,低于陈炽昌转让价0.51元,共计亏损近400万元。目前,全通教育股价徘徊于12元左右,如果剩余的265万股尚未减持,市值约为3200万元。加上已减持套现的1.2亿元,陈炽昌转让的1100万股,价值为1.64亿元左右。相较于1.8亿元的接盘价格,累计损失已达2100万元以上。
 
  而国信证券席位接盘部分,也同样如此。数据显示,3月28日、29日,国信证券中山分公司的交易席位,分两次以16.63元的价格,共计卖出240万股。成交金额3990万元,相比买入价亏损0.01元/股。但在此后,该营业部席位未再出现在大宗交易记录中。若持有至今,亏损亦达1100万元以上。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